网站首页 学校概况 我校动态 信息公开 教育科研 教师园地 学生园地 学校教育 德育之窗
你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教师园地 教师作品
建构主义与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综述(二)
来源:本站 作者:万飞 发表时间:2012-10-10 12:00:00 点击次数:

三、建构主义的教学思想(对于教师)

  建构主义所蕴涵的教学思想主要反映在知识观、学习观、学生观、师生角色的定位及其作用、学习环境和教学原则等6个方面。

   1.建构主义的知识观

  (1)知识不是对现实的纯粹客观的反映,任何一种传载知识的符号系统也不是绝对真实的表征。它只不过是人们对客观世界的一种解释、假设或假说,它不是问题的最终答案,它必将随着人们认识程度的深入而不断地变革、升华和改写,出现新的解释和假设。

  (2)知识并不能绝对准确无误地概括世界的法则,提供对任何活动或问题解决都实用的方法。在具体的问题解决中,知识是不可能一用就准,一用就灵的,而是需要针对具体问题的情景对原有知识进行再加工和再创造。

  (3)知识不可能以实体的形式存在于个体之外,尽管通过语言赋予了知识一定的外在形式,并且获得了较为普遍的认同,但这并不意味着学习者对这种知识有同样的理解。真正的理解只能是由学习者自身基于自己的经验背景而建构起来的,取决于特定情况下的学习活动过程。否则,就不叫理解,而是叫死记硬背或生吞活剥,是被动的复制式的学习。


个人感悟:

“真正的理解只能是由学习者自身基于自己的经验背景而建构起来的”,这句话强调:

1、理解的主体是“学习者自身”;

2、新知的获取要以“自己的经验背景”为基础,以旧引新,在重温已有的知识、生活经验的基础上,建构(同化或顺应)新知。

3、学生对新知“真正的理解”,是学生主体“建构”,即学生在已有的知识、生活体验上“同化”或 “顺应”,而不是“死记硬背或生吞活剥”。

这是建构主义关于“人的认知规律”内涵的核心表达。我们反复强调作为教师这一职业,必须了解人的认知规律,依之施教。本段中的“学生的主体”、“以往的知识背景”“同化和顺应”等,这些关键词句,老师们一定要认真学习思考,提高课堂有效性的理论指导就在其中。

 

   2.建构主义的学习观

 (1)学习不是由教师把知识简单地传递给学生,而是由学生自己建构知识的过程。学生不是简单被动地接收信息,而是主动地建构知识的意义,这种建构是无法由他人来代替的。


 

个人感悟:

应试教育需要学生很快地得高分,有不少老师将解题之道告诉学生,然后让学生“模仿苦练”。这样做,似乎是在走“捷径”,学生的考分一时会高,但学生失去了分析问题的方法和技巧,学生在“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”的状况下,就难以触类旁通、举一反三,最宝贵的创新能力没有被唤醒,相反是“催眠”了学生的创新冲动,“催眠”了学生的灵性,最终由于学生缺少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基础,还不能获得“高分”。

我们有的老师就说学生“不聪明”、“不灵活”,殊不知是我们老师的教学方式出了问题!  比如:“解题之道”从哪里来?为什么要这样分析问题?有没有其方法?等等。我们老师是善良之人,总想用最快的途径,最省心的方式将自已的学问传给学生。但老师们要记住:该学生吃的“苦”,该他们走的路,该他们思维探究的过程,我们老师不要好心地自已替代承担!这样训练学生相反不易获取高分。所以老师要还给学生一个完整的思维历程,有些事,替学生包办,反而是好心办了“坏事”。

 从某种意义上,学生的“不聪明”、“不灵活”,学生灵性的缺失,极可能是我们老师教育方式不当造成的!


  (2)学习不是被动接收信息刺激,而是主动地建构意义,是根据自己的经验背景,对外部信息进行主动地选择、加工和处理,从而获得自己的意义。外部信息本身没有什么意义,意义是学习者通过新旧知识经验间的反复的、双向的相互作用过程而建构成的。因此,学习,不是象行为主义所描述的“刺激——;反应”那样。


个人感悟:

这段话同样耐人寻味,对我们反思自已的教学方式极有意义。

“外部信息本身没有什么意义,意义是学习者通过新旧知识经验间的反复的、双向的相互作用过程而建构成的。”   学生作为学习行为的主体,在他没有对外部信息进行主体建构之前(即同化或顺应),外部信息没有意义,意义是主体“主观”地构建而来的,所以“我思故我在”这句话是很有参考意义的。

 (3)学习意义的获得,是每个学习者以自己原有的知识经验为基础,对新信息重新认识和编码,(亦即“同化或顺应”),建构自己的理解。在这一过程中,学习者原有的知识经验因为新知识经验的进入而发生调整和改变。

 (4)同化和顺应,是学习者认知结构发生变化的两种途径或方式。同化是认知结构的量变,而顺应则是认知结构的质变。同化-顺应-同化-顺应……循环往复,平衡-不平衡-平衡-不平衡,相互交替,人的认知水平的发展,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。学习不是简单的信息积累,更重要的是包含新旧知识经验的冲突,以及由此而引发的认知结构的重组。学习过程不是简单的信息输入、存储和提取,是新旧知识经验之间的双向的相互作用过程,也就是学习者与学习环境之间互动的过程。